查看: 237|回复: 1

出土的麦苗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104

主题

221

帖子

1040

积分

星级会员

积分
1040
发表于 2020-11-15 10:32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气温突然下降到0℃度左右,五六级的西南大风卷着细雨和雪片冲刷着出土的麦苗。树木呼呼地响,电线在嘶鸣。窗上破旧的塑料布竭尽其卫士的责任,奋力抵抗大风的推力,发出“咕嗒咕嗒”的响声,好像在乞求援助。但寒风仍从缝隙里钻了进来,屋内昏暗而阴冷。 不知道什么缘故,一种古怪的情绪袭击着我,使我不能集中到一件事情上。本打算翻一翻书,考虑几个问题,但是不能够,觉得兴冲冲地什么都无足轻重。我只得躺下来。风声中夹杂着几声狗叫。我想,又是有人路过门前了,不干我的事,不去管他。独生女儿赤着脚,抱着枕头,眨着单纯的眼睛走过来问︰“爸爸,是不是有大狼了?”“啊……是……”我胡乱地回答她。“大狼能看着我吗?”她俯在我身上,看着我问。为什么要制造孩子的恐怖呢?我埋怨自己,于是说:“没有什么大狼;有,它也不敢来,爸爸揍它。”我把她搂在怀里,消除她的胆怯心理,使她感到在父亲身边的安全和可靠。“爸爸比大狼厉害。”我用一只手摸着她的头,另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她。孩子闭上了眼睛,仿佛入睡了。她脸上打着黑蝴蝶,前两天摔跟头抢破皮的鼻子尖儿已经定了嘎渣,手脏脏的。对大人无所求,吃饱就行,没有什么玩具,时常拿枕头当娃娃抱──这就是我唯一的孩子啊!去年冬天,在东邻家,她看到地上有桔子皮,用手捡起来看了看没有什么可吃的。我急忙抢下来扔在地上。这事她大概已经忘了,她哪里知道在父亲的心里刻下多么深刻的烙印。白天里,我又看到了赵姐的孩子,那是另一种孩子,有高级的玩具,还有保姆,可我的孩子为什么投生到这里?我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在继母跟前的情景来了:一次我不小心端撒稀粥,吓得我急忙用手去搂,烫得我满手大泡,跳着脚不敢哭出声来……抚摸着孩子,我不觉害怕起来。白天里要成一个家的想法对吗?我不能回答自己。 事实上,那远在深山的大狼只不过是孩子意识中的恶魔罢了! 我必须伺候她长大,叫她读书,不叫别人欺侮她,这是我一个为人父所必须做到的,一定能做到的!这脚下的路还很长,还要经历多少风风雨雨,暑去寒来,但只要能看到她和其他父母双全的孩子一样笑口常开也就欣慰了! 风,还在刮;雨雪,还在下。屋里的气温还是这样低。孩子已经睡了,睡得这样安然。你梦见亲生母亲了吗?你那梦境的阳光是灿烂的吗?天气是温暖的吗?你睡吧,甜美地睡吧,但愿明天是个好天气,叫我的星儿不再感到寒冷和恐惧,愿她今生不再像我,能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儿童的快乐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